衰敗,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是無挽救機會的。

衰敗,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是無挽救機會的。

成功,不是一蹴可及的,萬仗高樓平地起。衰敗,也不是一天造成的,每一次的改朝換代,中間都有很多轉圜的契機,成功的掌握這中間的任何一個契機,可以再造一次盛世,但一次又一次的漠視,企圖掩耳盜鈴粉飾太平,則終究會導致於衰敗。

歷史課本告訴我們,滿清末年,列強侵略,清廷割地賠款,簽訂不平等條約。但因為習慣使用清朝的紀元來描述,以至於大家始終有個印象,就是清朝「末年」,國運不繼。但這個末年,到底是多少年呢?
乾隆末年,因為種種因素,清朝開始有衰落的跡象,白蓮教於1770年代起兵,台灣林爽文1787年率眾起義,1796年川楚教亂,洪秀全的太平天國則於1851年起義。1840年爆發第一次鴉片戰爭,清朝戰敗後和英國簽訂《南京條約》,隨後的七十年,多次的戰爭,清廷割地賠款,直到一九一一年武昌起義,清廷才走入歷史。

所以,若從白蓮教算起來,則滿清的衰敗,總共歷經一百四十年的時間,若從雅片戰爭,則「滿清末年」歷經七十年的時間。一百四十年,可以歷經七個世代了,七十年的時間,則漒褓中的嬰兒也以老去。清廷若從白蓮教起義開始進行再造與調整,則或許將有另一個盛世,若從第一次鴉片戰爭開始進行改革,則孫中山也應該沒有機會,可以「推翻」滿清。
清廷有在進行改革嗎?或許有的,1861年恭親王奕訢展開洋務運動。康有為於1898年實施戊戌變法,但始終遇到很多的阻力,1908年雖頒布了《欽定憲法大綱》,但皇族不願與人民分享權力,在1911年5月組成的內閣卻是「皇族內閣」,終於,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結束了衰敗的清朝。

2008年的政黨輪替,不能從2008年算起,而應該從追溯到2006年的紅衫軍,或者追溯到陳水扁任用親信,拿國家名器與國營事業等各種職位分贓的那一天算起,經過幾年的時間,終究,人民以超高的選票,將破紀錄比例的藍軍立委送進立法院,也把馬英九送進總統府。民進黨失掉政權之前,經歷了縣市長選舉的大敗、直轄市長選舉的驚險、以及立法委員選舉的慘敗,終於,輸掉了總統選舉。

2008年,馬英九就任總統之後,人們企盼的是一個已經準備好的政府,但「準備好了」的口號,似乎是虛偽不實的廣告,民眾換來的是低落的執行力,以及一個又一個令人失望的政策。縣市長選舉與立委補選,選民開始用選票,反應出人民的疑慮。

1770年的白蓮教,並沒有動搖清朝的國本,三席的立法委員補選,也只能讓民進黨士氣大振,沒有決定性的影響。只要表決,民進黨的三十席國會議員,並無法讓法案通過,而若想杯葛議事,只要幾個委員霸占主席台,就能夠達到了。多個三席,雖然讓民進黨聲勢看好,但差異其實不大。不過,白蓮教是個清廷開始走下坡的警訊,只要能徹底改革,白蓮教只會是清朝的偶發民亂,但不加以正視,就會變成「陡降坡」的起點。近來幾席立委補選,對於執政權力的分配,真的沒有太大的影響,但就像清朝的衰敗一樣,這為未來的政黨輪替,提供不斷的警訊。

過去十幾年來,台灣的國民所得,完全沒有增長,房價提高了很多,物價節節上漲,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看個幾乎無法令人接受的桃園機場一期航站,心中在想,台灣是否也到了衰敗的年代?有挽救的機會嗎?有的,當然有的。

其實沒有太大的實質效果,但卻是衰敗的訊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