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教,刻不容緩

民國五十七年,在政府財政並不很充裕的情況下,政府毅然決然的將義務教育延長至九年,即使在威權時代,這個決定仍受到很多的質疑與抗拒,反對者主張並非每個人民都需要受這麼多的教育,但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非常正確的。直到今天,即使強烈反對蔣中正的人,也不會認為當初政府做錯了事。

十二年國教,刻不容緩

四十二年後的今天,台灣社會絕對有條件,也有必要施行十二年制的國民教育,十二年制的國民教育,已成為現今刻不容緩的事,這是件比跨年煙火還難做的事,但卻是件可以贏得沉默大眾的掌聲與支持,而且幾十年後大家都還認為是正確的事。
過去,因為經濟條件的限制,無法讓每一個人都受教育,在接受完六年的國民教育之後,因為初中的教育機會有限,想要繼續接受教育者,必須參加初中入學考試。民國五十七年,國民教育延長到了九年,初中考試也就成為歷史。

高中職入學考已無存在價值

入學考試的目的,主要是因為僧多粥少,就學機會少於想要讀書的人。但如果就學機會增加,入學考試就無存在必要了。過去,因為經濟環境的不允許,政府財政無法負擔,因此無法提供足夠多的教育機會給社會大眾,因此需要辦理考試進行篩選。時至今日,整體社會的經濟狀況已大幅改善,對於隨時都在辦煙火節,還花得起八百多億發消費券的台灣來說,高中職教育在台灣絕非奢侈之事。
最近十年,每年高中職入學新生約在二十四萬到二十六萬多之間,但民國九十年出生人口只有二十六萬人,去年(民國九十八年)出生人口數更低於二十萬人,也就是說,在不增加任何高中職的情況下,民國一百零五年當年,所有屆齡學生都應該讀高中職,否則必然有些高中職必須關門大吉。供過於求的情況下,入學考試已無必要。

全面優質化高中職教育並非難事

反對十二年國民教育者,主要立論點之一是有明星高中與否的區別,認定目前高中職教育良莠不齊的現象。但這種論點有謬誤之處在於認定目前有很多高中職品質是不被社會大眾所接受的,而對於此現象各教育單位是無計可施的。
但要全面優質化高中職教育並非難事,民國五十七年以前,也有明星初中的存在,這是因為考試可以篩選最好的學生,而最好的學生就能創造最好的升學率,反覆循環,當然就創造出明星初中。當初中入學考試不存在後,明星初中與非明星初中的差別雖然依舊存在,但界線已不明顯。
而且,高中職教育的優質化,其實不難達到。受過中等教育學程訓練的大學畢業生或碩士畢業生,佐以好的教科書與教材,就能夠勝任高中職教師。適當的設備,照章授課,要維持一定的教學品質,並非難事。

高中職無需能力分校

大學是分科系的專精教育,也是高深技術與理論的發源地,自然需要依據每個學生的資質與興趣,選擇適才適所的大學,絕頂聰明的頂尖研究人才,當然應該要就讀頂尖卓越大學,而才能較為平庸者,則更適合的是應用導向的大學。因此,世界各國的大學教育,都存有某種形式的入學考試或資格篩選,但這樣的入學考試,在高中教育上並不需要,高中職教育的基礎教育特色,並沒有需要特別加以能力分校。
如果我們覺得國中的能力分班,是錯誤的做法,那我們憑什麼以政府的力量,進行高中職的「能力分校」呢?

全面免試入學是最大關鍵

十二年國教最大的重點,是全面性的免試入學,不但免除入學考試,而且免除採計在校成績。在校成績的計算,只是延長戰線,讓學生的痛苦延長到每一學期。
千萬別把考試當成學生讀書的萬靈丹,入學考試只是變相的把科目區分為會考的「主科」與不會考的「副科」,但教育是不能分主副科的。國英數理化史地等科目,眞的比體育、音樂、美術、生活、工藝、家政還重要嗎?大家捫心自問,從學校畢業之後,對大多數人來說,生活中更需要的是美學的素養、生活的技能、人文的關懷等等,這些都不是入學考試可以給我們的。
別把採計三年在校成績當成萬靈丹,採計在校成績只有利於中上階級,只會擴大城鄉差距。採計在校成績意味著戰線將延長城七個學期,屆時,補習班只要打出「每一次期中期末考都不可以放棄」,就能招進大批的學生。而家境欽清寒無法補習者,就只能當成制度的犧牲者。採計三年在校成績的政策,絕對是繼一綱多本之後,另一個教改的惡夢。

政府財政負擔可以輕易解決

政府財政負擔方面,目前的國民教育法第五條規定:「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學生免納學費」,此條文無需更改,也就是說,將高中職納入國民教育的範圍內時,國民仍需繳納學費,如此一來,政府的財政負擔就能大幅緩解。至於清寒學生,可以在同條條文內增列「低收入與弱勢家庭學生免納學費」,以求圓滿。

採行自願入學

目前的九年義務教育,採取的是強迫入學的方式,法令依據是「強迫入學條例」。但此思維可以調整,十二年國民教育應該可以採取自願入學的方式,若確實不願意升學,則仍可以選擇暫時不升學。具體配套措施是在國民教育法第二條增列第三款「十六歲至十八歲國民所受之教育,採自願入學。」如此即可解決。

現在不做,就換別人做

民國一百零五年時,即使所有屆齡學生都讀高中職,仍然會供過於求、招生不足,但前任的教育部長,仍把十二年國教設定在民國一百零六年才會全面實施,時間抓的很準確,意思也很清楚,也就是就算馬英九連任,馬英九的兩任總統任期內,都不會實施十二年國教。至於下任總統要不要實施,反正不干我的事。
現任的教育部長,言談之間,似乎又有把十二年國教的時程往後延的跡象。不實施十二年國教,有千萬個理由,但其中有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這件事比放一0一大樓的跨年煙火還難做,這年頭,柿子挑軟的吃,對於這種難做的事,政府官員的意願是不高的。
但十二年國教眞的是刻不容緩的,我們的孩子們,每天花太多時間在無意義的補習了。如果馬英九總統不打算做,請早點說,我們可以早點換人做。因為,既然您們不想做,或許,我們也該早點換個想做的人來做。

沒有留言: